热血江湖游戏家族名字:流年似水 回看那样一场繁华若梦的游戏

一、

在这北方还飘雪的二月,我所在的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却已是处处飞花的春天。校园里夹道的樱花开得正好,风一过便迎着风四处飞扬,真真落英缤纷。花树下,小道上已经铺了一层粉红的花瓣,空气里满溢着淡淡的花香。这样的樱花飞舞,这样的风,此情此景年年相似,可是当年在树下嬉笑的尊龙用现金,却早已面目全非。忍不住在树下停下了脚步,仰头望,花朵繁密。透过重重叠叠的花枝是湛蓝的天空,这样晴好的天空是会让人忍不住沉醉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花气袭人,软软的花瓣飘得眉间发梢都是,飘得心里突然软得像那天上似乎要融了的云朵。

手机震动了一下,划开屏保看到的是他的一句话:"丫头,在干嘛?"。看着这句话,突然的就有些泪湿。换个地方换个时间看到这句话,它就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语,可此情此景看到这句话却让我陷入了回忆里。几年了?08年到现在,六年的时间了。六年前,就是在这樱花树下,柔柔扑闪着大眼睛,带着一丝担忧与问罪的情绪问我:“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一个游戏里的人,不靠谱不现实。”我只笑眯眯的仰了头看着漫天的飞花:“你不懂!” 是的,那样的感情,除了自己又有谁会懂?

晚上洗完澡,对着电脑心里莫名的烦躁。点开空间,看着曾经的截图,再看着他最近发过来的长信,过往的以为忘却了的记忆迎面扑来,在这层层回忆里,第一次产生了把这六年从游戏开始的青春整理写出来的冲动,当给自己留个纪念吧。我的故事,是从这个叫诛仙的游戏开始。现在这游戏想来已经没什么新人玩了吧,08年的玩家,不知道现在还会关注看一眼这个游戏的有几人,但我想,只要是还会偶尔打开官网看看或者打开游戏上来看一眼的人,必然跟我一样是真心在这游戏里投入过自己感情的。

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个游戏在我这六年的青春里,似乎始终占据着一个里程碑一样的位置。很多玩家说这个游戏坑,我也觉得这游戏各种坑,可那时候那样的感情,一生也许只会那么奋不顾身的投入一次,对游戏的投入,对游戏里爱恨情仇的全情投入。过了那个年纪过了那个时间点,你长大了,你不会再有那么犯2的时候,你不会再把游戏里的一次婚姻当一次相守的承诺,你不会再为了游戏里为你拼命而挂了的兄弟姐妹流泪,你不会再把这一堆数据当一个人来看待,你不再傻帽,你不再那么热血沸腾,你也失去了那么简单快乐的青春。

2008年也是这样处处飞花的季节,两个姑娘却无视窗外的大好春色,头碰头的凑在电脑前研究,怎么把天音寺的这个嗜血妖僧打死。穿着紫红色小青云服饰的萌妹子,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倒在那挺着个大肚皮的嗜血妖僧铁棍下了。诛仙是我的第一个网游,至今也是 的一个网游。那时候,是纯菜鸟啊,你问菜到什么程度?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就是菜到不知道组队不知道加好友,不知道怪物掉落的东西什么是垃圾什么是有用的,不知道炼器提升装备,不知道帮派家族,不知道那些美女穿的漂亮衣服是要用RMB从商场买的……

只知道接任务打怪然后看着等级上升,而任务的来源只有一个地方――任务管理员。一次次的跑着接河阳任务管理员的任务,直到等级足够NPC说你可以去青云看看了,然后接着青云接任务,杀怪,升级,再到天音,然后在天音卡死在杀嗜血妖僧的任务上。那时候,从河阳的蝴蝶野狼到青云的灵猴蚊蚊再到天音的乌鸦大熊,哪种怪不被虐个千百遍啊,可惜后来游戏各种改版,再也没有人去杀这些小怪,怪们估计也寂寞得想自杀了吧。那时候不知道有挂机的东东的存在,每一只怪都是自己操作着较小可爱的青云妹子一剑一剑的戳死,一戳就是一天,可也不会觉得累或者厌烦,看着不同的风景,第一次在电脑上看到那么美丽的画面,可以自己操作的江湖,所有的细节都吸引着爱看武侠小说的我。可戳怪这样木有技术含量的批量工作一天两天也许不会累,但当你千百次的娇吟一声后倒在那妖僧脚下,就是跨不过去那个坎的时候,再顽强的妹子也会有挫败想放弃的时候吧。

过了这么些年,我一直在想,也许如果没有那天下午的那一次莫名其妙的情缘对对碰和,那一场更是莫名的追杀,我的游戏生涯必然会在那段时间终止。可惜命运的河流总是推着尊龙用现金走向一个未知的方向,尊龙用现金不会知道身边突然降临的事情会给尊龙用现金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转机。生活里有各种的可能性,可是当你选择了人生的这一条路,那么,你也只能看得到这条路的风景了,你不会再有机会知道如果你当时走了其他的路,那条路是雨还是晴。所以我能记录的,也只有这条我走过的路,不管怎么惆怅,记忆却依然只能始于那天下午的那场追杀,彻底让我告别了乖乖女的大学生活,投入到了诛仙这个虚幻而又美好的江湖里,仿若一场镜花水月,却把我这也许算得上是人生里最美好的六年青春笼罩了进去。

二、

情缘对对碰,不知道还有几个玩家能记得这个当时感觉经验值最海量的小游戏。男女玩家组队,从小环那领取信物,然后分别找青龙和袁青衣回答问题,答题一致得到信物,女方得到真心锁交给男方,然后男方找月老交任务,得经验。那时候这是每天必做的任务,大堆的人每天围在月老附近喊:“找个美女对对”――这是正常型号的;“来个男人!不用帅哥,只要能对对就行!”――彪悍妹子涉嫌人妖;“请问有哥哥做对对吗?”――娇柔妹子,很明显更容易激起男人的惜花之情,组队成功率极高,所以我之后也学的是这个调调,嘿嘿~~~后话不说,且说我这第一次做这个任务。“美女你能不能不要选别的就选真心锁?” “WHY?我觉得其他的也不错啊”“可是我选的是真心……” "哦,下次吧,我已经选了别的"“晕……",我不负众望的教吐了第一个男队友,最后他撒手而去。好吧,这不能怪他不怜香惜玉,其实我当时学得也有点吐血。

没有YY语音,每一步骤都要敲字教,而且还有时间限制,确实是教和学都很累。好在虽然吓跑了他,但我也基本学会了怎么做这个任务。

然后就遇上了第二个跟我组队做对对碰的人――星宇。当他出现在我视线的时候,还是稍微闪了一下我的双眼,70级的青云,当时满级是90,在我这30多级的小号眼里,可是不折不扣的大神一尊。(当时可不会用大神这么言简意赅的神级形容词,可那心理就是这么一心理)但这些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60+的青云衣服可真是帅啊真是帅,更重点的是他骑的白马。我吞了吞口水,扯过一旁已经放弃游戏在攻读席绢的上错花轿嫁对郎的柔柔:“白马王子啊~~~”她瞟了一眼:“那马可真TM白!” 我无语,转头认真跟帅哥做对对碰。他突然在组队频道问我:“你有多少个?”“60个。” “太好了,我有70个,咱们把它做完我就能升级了” “好的!” 当做到第40个的时候,我开始对自己的这句好的表示深深的悔恨。不停的接任务答题拿到真心锁,然后跑到他从青龙回月老必经的路上等着,看他过来了把锁丢下,然后转身回去找青衣MM等着他开任务……我突然明白了系统每天只发20个任务物品的良苦用心,这TM真会把人做疯掉啊,即使对方是一骑白马的帅哥。思虑良久,为了我那刚吃下的中午饭,我鼓起勇气发了一句话:

“那个,我想说句话” “说!”“我,我有点想吐……”“额~你有了?” 我刚喝进去的一口冰水华丽丽的喷了,然后看到他发的第二句话:“其实,我早就想吐了!” “你也有了?功能真齐全!” “……”

于是,两只都想吐的青云决定分道扬镳了,离开前他丢了个好友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句很酷的话:“妹子以后有什么事就叫我,哥帮你!” “好的好的,谢谢哥哥~” (此处请读第二声)小菜鸟受宠若惊的接了,更甜甜的回了这么一句。刚给尊龙用现金买奶茶回来的柔柔正好看到这句话,一脸的鄙视:“这么恶心的话你都说得出来,丢尽尊龙用现金宿舍的脸,罚你晚上去打饭!” 小雪:“柔姐英武!”我黑线,这么狗屁的偷懒理由你丫都想得出来,够无耻!

我喝口奶茶,伸伸懒腰,看看自己又刚涨了一级的经验,决定再去试一次找嗜血妖僧复仇。从飞天仙子传送到了天音,(写到飞天仙子,加句题外话,话说第一次传送觉得真的好贵,于是从河阳到青云我从来都是撒开脚丫跑过去的,舍不得坐灰机呀~)用打怪卖材料奇珍赚的银子买了30颗药,就迈着小腿向妖僧前进。(我想现在上号就有新手礼包送,的玩家肯定没办法想象买30颗药而不是30组药的概念,那时候那么那么穷,真的买药只能算着银子按颗买,当然这是菜鸟的世界,老鸟是木有办法理解的。)我边操纵着人物向红云寺挺进,一边琢磨着怎么才能死得慢一些好磨死那只妖僧,突然看到人物一个趔趄,头上飘起一个伤害数字,转转视角就看到有个小红名女合欢攥着轮子摆着销魂的姿势在砍我,我转身就跑。这是游戏里第一次被人恶意PK,或者可以说是第一次被怪以外的东东攻击,我心跳加快,点开地图就跑,由于用的地图自动寻径我还有余力看那小妖女有没有追过来,这一看发现她一直在追着我,好吧我接着跑……就这样她追我跑,看她级比我低,我气性上来了也会回身戳她一下,可都是无效,天知道要打人还要打开红名保护白名保护这个设置啊!所以我气急攻心却也没招,我打不了你我总也不能让你砍死我吧?于是我接茬跑,偶尔被打一下就吃点药,这一追就追了十多分钟,那小妖女也是朵奇葩,居然也不放弃。有筒子看到这里估计会问了,你怎么不跑回城里去?我泪流满面,那时候的我哪知道只要回城就不能开红啊?所以这场莫名其妙的追杀就这么持续着。

其实想想又不是没挂过,最近每天不还都被妖僧弄死个N次么,可这么被追杀着就是不甘心束手被她砍,妖僧虽然讨厌吧那也被我每次戳个N多剑的啊,这妖女可一个子儿都没被我碰到过。正跑得头晕脑胀,突然闪起个好友聊天框,我眼睛一亮,是星宇:“MM休息好了没有?要不要再来一轮?”“哥哥救命呀,我被人追杀”“在哪”“天音”,于是两分钟后,两个人的追杀变成了三个人的追杀。我的白马王子骑着白马来了,然后就是这么一幕奇景:30多级的女青云在前面撒丫子跑,26级的女合欢光着脚丫追着她砍,70级的男青云帅气的骑着白马跟在女合欢后边跑边叫:“喂,我不杀小号的,你别逼我啊,别杀小月了”,可那妖女就是不吭声的追追砍砍,最后他在组队里对我说:“你跟着我跑回城里去”,然后尊龙用现金一行三人就我跟着他她跟着我的跑回了城里,停下来了,我这才知道原来城里是安全区。这大侠还主持正义:“你干嘛要杀小月啊?”“不玩了,走前砍砍人!” “………”

接下来的时间,很温馨很和谐,帅哥开始在天音门口的大石头上给我上课,给我科普诛仙知识,这课一上就是一下午,从什么任务经验高,到每天要接杀凶的任务,到他多大,到他游戏里的家族帮派,到他觉得我好可爱……总之,到宿舍里那两只懒虫催着我去打晚饭的时候,我算是真正的走进了这个游戏世界。开始发现这个游戏是如此的好玩,这个游戏原来可以有这么多的玩法。这也是我游戏的一个分界点吧,如果说在这之前我玩的是怪的世界,那么在这之后我终于溶入网游,玩的是人类世界!

三、

那天晚上给柔柔打饭我特意优待她,给爱吃辣的她打了她最不待见的红烧肉,于是乎我又被她蹂躏惩罚陪她去打水。周日的校园黄昏变得很热闹,到处是匆匆赶回学校的学生,一路观察,尊龙用现金得出一个结论,今晚归校的学生大致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从家里赶回来的,这类童鞋都有个明显特点:手里大包小包拎着拿回家给老妈洗干净了的衣服还有各种好吃的;第二类是出去郊游回来的,这类童鞋一般三五成 ,出去疯玩的激情还没从脸上退却,几乎都是汗流浃背但无所顾忌的飞扬言笑着;第三类是逛街购物回来的,这类童鞋一般是女孩子笑容满面,男生呢手上大包小包疲态毕露;第四类是恋爱约会回来的,这类童鞋更是明显,用柔柔的话来形容就是不论男女都脸上春情荡漾,眉间眼梢都是藏不住的风情!

正跟柔柔笑得没心没肺,迎头撞上了师兄袁承致,(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到碧血剑里的袁承志,金庸迷的职业特征啊!)他停下来打招呼:“小师妹去。

提水啊?我帮你提吧”“啊,谢谢师兄,不用了,尊龙用现金就想散散步”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我拉着柔柔就走,这丫头还很大声的嘀咕:“你干嘛不告诉他你今天下午遇到白马王子了?”我无语看天,窘迫得想找个洞钻进去。走了几步后身后传来师兄书本掉地的声音,柔柔回头看了一眼:“这反射弧可真够长的!”离远了,我才掐柔柔的手:“你干嘛不直接告诉他我已经嫁人了?” “你当他跟你一样白痴啊?我这叫帮你含蓄的拒绝,半真半假他才会放弃,懂?”好吧,面对霸气的柔姐,我永远只有俯首拜服的份儿。

回到宿舍,接到班长的电话,说今晚不用点名了,(尊龙用现金学校的老传统,各班级每周日晚都要点名开班会。)我欢呼,然后就开始磨着柔柔小雪陪我去看电影(学校的礼堂每周五、

六、日都会播电影)。刚打水回来的时候 就看到礼堂贴出的今晚影讯,到现在我都清楚的记得那宣传栏里是这么介绍那部电影的:吴奇隆杨采妮继梁祝之后演绎的又一出可媲美人鬼情未了的绝美爱情。请注意,这里出现了两部电影名:梁祝和人鬼情未了,都是我钟爱的电影,这怎么能不让我心动呢?更何况是吴奇隆啊,高中时候看梁祝看得泪流满面的我,怎么能放弃看这部电影的机会?于是我磨啊磨,但她们迫于各自班主任的积威死活不敢请假,最终我选择了一个人去看电影。

七点的校园已经慢慢沉寂下来,买票的时候卖票的小伙看了我一眼,眼神稍显奇怪,我想是看我一个人看电影觉得奇怪吧,再一看时间电影也该开始了便也没再多想什么就进去了。进去后我就明白他的眼神为什么会那么怪异了,在我面前的偌大的礼堂里面,一排又一排的座位却空无一人。回头看发现礼堂门口的帘子已经放下, 灯光开始熄灭,电影要开始了,便在中间靠前的地方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一直到坐下来后几次展望四周看着一排又一排空空荡荡的座位,我都觉得自己处在一种迷茫状态:为什么大礼堂里会空无一人?到电影开播,我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这场电影只有我一个观众!我花了一块钱把这能容纳千人的礼堂包场了!姐花一块钱包场了咱学校的大礼堂!!!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先是震惊不敢置信,然后当大脑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我开始从迷茫变为惊喜,哈哈哈!这样离奇的经历,够我回宿舍去跟那三个家伙N瑟一番的了。可惜,我猜中了结果,却没猜中过程。

刚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我忘记了那部电影的名字,百度了一下才想起来叫《风月佳期》。内容不想再累赘多说,就引用一下百度的介绍吧:江继威(吴奇隆饰)和洪欣欣(杨采妮饰)同在七夕节去月老庙求姻缘,江继威对外表清纯的张小盈(张庭饰)一见钟情,却因失神撞了想要偷拿红绳的欣欣,恼火的欣欣旋即对其展开“报复”行为,两人变成见面就吵的冤家。

两星期后,欣欣在戏台上吊嗓时,却看见了江继威的鬼魂,原来江继威上了张小盈的当,被卷入抢劫案中继而被灭口。不甘心的江继威借助电线回到阳间。

其实这些内容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看的时候不知道是鬼片,更重点的是当我看到欣欣在戏台吊嗓子看见江的鬼魂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电影里是这样拍的:她在戏台上啊啊呀呀的吊嗓子,台下是戏院一排一排的座位,当时灯光是打在戏台上的,台下只有一排又一排影影绰绰的座位,更重要的是我突然发现戏台下的座位跟我现在身处的场景好像啊好像……然后台上的欣欣突然停止了吊嗓子,因为她隐约看到台下有人影一闪而过,她打开了戏院的灯光,于是台下一排排的座位清晰的展现在她面前:空无一人!

趁着屏幕大亮,我也转头环顾四周,发现一样的:除我之外空无一人!于是屏幕上的欣欣关了灯继续啊啊呀呀,礼堂里的光线随着欣欣的关灯变得幽暗,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开始上升,感觉身上开始发毛,心跳突然变得很快,手紧张的握成拳……屏幕上的欣欣突然停了唱腔,因为台下响起了一个人的掌声,她转头,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戏院里一排又一排的座位;我回头看到的也是空无一人的礼堂里一排又一排的座位,荧幕上只有她一人对着排排空荡荡的座位,荧幕下只有我一人坐在排排空荡荡的座位中间……她接着唱,终于,在又一次掌声响起,她厉声喝问是谁的时候,我的恐惧达到了临界点,我尖叫着往外冲,只感觉身边一排又一排的座位似乎无穷无尽,到礼堂门口的这条路又黑又长,腿不像是长在自己身上一样…… 我很清楚的记得等我冲出影院外,抬头看着天上的那弯新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吓得腿软手抖的,身子一歪就坐倒在礼堂门口的花台上。

回到宿舍,刚上游戏就收到了星宇发来的消息:“小月来了?” ,我呜呜咽咽的把刚才的经历跟他说了,他发来大大的三个惊叹号,然后是诛仙里那只招牌小老虎露着两颗大虎牙的大笑表情, 还重复的发了三次,有严重的刷屏嫌疑。气得我一句话都不说了,然后他发来一句话:“哈哈哈不笑了,小月生气了?” “嗯” “美女生气就不好看了,别生气了,你在哪呢?”“天音”片刻后,白马来到我身边,同时出现了个交易申请,我点开一看,里面有一把剑。点了拒绝,他又点交易,我还是点拒绝,“怎么了?” “我有剑”“额,这把是45级炼器加5的剑,我原来用的,现在也用不了了正好你能用” “什么是炼器加5?”他已经习惯了给我科普各种游戏内容: “就是用打怪掉的那个炼器符找炼器师强化装备,衣服可以增加防御,武器可以增加攻击。”“这么好呀?多少钱?” “不用钱,反正你不用我也是丢仓库占地方。你就当是桃木剑,给你今晚受的惊吓压压惊”,于是我珍而重之的接过了这把剑。这是我游戏生涯里的第一把强化过的装备,现在还安静的躺在我的仓库里。它的第一任主人已经消失在我人生的洪流里,它也已经失去了它作为一个武器的所有意义,但它作为见证我青春的这一场美丽,却不变的留在了我身边。人生似乎就是这样,每个出现在你身边的人都是花朵,都只能在你身边尽情绽放一时而非一世,最后始终与你相伴的也就只有你自己,和那些看似无意义却又饱含了很多当时感情的身外物。想起诛仙里的一句话:人世间,一世光阴,又有几个人可以相伴终老一生不变?

于是,这个晚上,我终于知道了强大的诛仙炼器系统,为我将来的败家之路埋下了一个伏笔。于是,也就是在这个晚上,我被宿舍的那三只华丽丽的笑话了一晚上,当时的我恼羞成怒不再搭理她们。可是两天后,当娃娃回宿舍后说了这个事件的一个后续之后,我再也不敢怒了,只敢装小媳妇儿一般低眉俯首请她们三位高抬贵手千万,不要把我给捅出去。因为娃娃说:今天尊龙用现金班宣传委员说了个笑话,说是他们宣传部的周日在礼堂放映鬼片,结果好巧不巧的只有一个妹子来看,结果看到中途就被吓得屁滚尿流狼败而逃……然后她们仨再次笑成一堆,小雪笑得快岔过气去,我气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我总不能冲去找那个拿屁滚尿流来形容我的家伙吧,只能跪求她们别说出去那妹子就是不才在下。

四、

游戏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特别是在有人陪你玩的时候。从此姐过上了脱离超级菜鸟的生活!不用再过每天被妖僧推倒千百回的日子真是太赏心悦目了。星星每天带着我去回虐妖僧,蹦蹦跳跳的跟在他身后看着妖僧被虐,由不得你不去感叹生活原来如此美好!

每天一上线,都会接到星星的一句话:“小月来了?” 然后就跟着他做任务,杀凶。有一天他说:“带你去个升级快的地方吧”,然后点了相依相偎,我不知道相依相偎是什么,只习惯的点了接受,点完就发现已经侧坐到了他的怀里,电脑前的我瞬间闹了个大红脸,然后就傻乎乎的看着他召唤出白马带着我一路驰骋……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时候的感觉。我虽然是个外表看着秀气文静的女孩子,但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个武侠迷,在我心里一直有着这样的一个江湖梦。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完全符合了我内心对爱情的所有憧憬和向往。这一刻,我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是对身边追求的男生没感觉了:原来姐那时候就是一朵冒着傻气的超现实主义奇葩!

他把我带到了死泽,在那里见到组队里的杀手――游戏生涯里的另一个不得不提的人。如果说那时候骑白马的青云星星在我心里完全符合,了对白马王子的所有想象,那么可以说骑着豹子的合欢杀手就符合了我心里对痞子的所有想象。星星退了他的帮派,建了个家族,家族里就尊龙用现金三人,然后每天三人杀凶,做家族,听他们俩各种乱侃,在他们 怪的时候躲在后面捡在我看来价值不菲的奇珍……我不再用剑去戳怪,因为不论什么任务都有他们帮着杀怪,每天迅速的清完任务,我开始变得无所事事。便满河阳城的溜达,遇到NPC就上去对话,接一些莫名其妙的任务。

说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任务,最莫名其妙的当数沈墨儒的任务。不是让你跳到屋顶就是让你跳到义庄的牌子上面,那天下午我在义庄阴深深的音乐里蹦Q了一下午,未果。然后星星在队伍频道问了:“小月今天下午怎么这么安静,在干嘛?”

杀手:“难道给你戴帽子去了?”

星宇:“你今天的家族貌似还没做吧?”

杀手:“我错了……”

月芽:“你们在说什么帽子?我在义庄做任务,呜呜,做一下午了都没成功”

星宇:“什么任务?”

杀手:“我知道,那任务我也做了一个多小时才做好,不过做一下午也太猪了点啊哈哈~”

月芽:“跳到义庄牌子上。死杀手你说谁猪呢?”

星宇:“咳咳,家族……”

杀手:“我猪!我猪!我他妈就该每天一早拉你先去清了家族!”

星宇:“……不过你这一说倒提醒我以后的家族每晚固定10点清吧”

杀手:“操,你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杀手:“嘿嘿,我带你们去跳吧,不过得拜我为师”

星宇:“小月拜师可以,我么,你敢收?”

杀手:“不敢!他妈的这破家族坑老子一辈子啊!收一个徒弟也不错了,小月来叫师父”

星宇:“小月,叫师父,一会你师父给你见面礼”

月芽:“师父~”

杀手:“吐血~你们俩这是坑我”

月芽:“师父你自己挖的坑,不让你跳对不起你呀”

杀手:“你们当我死了吧………”

然后星星也去接了任务,尊龙用现金俩在杀手的带领下开始新一轮的跳高挑战。杀手在前面跳,告诉尊龙用现金落脚点,尊龙用现金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好吧,我知道操作是我的弱项,可也不用弱到这份上吧?十分钟后,星星跟杀手坐在了义庄牌子的屋顶上,看着我在下面蹦:先跳到棺材上,再跳到树枝,再往屋顶跳,跳屋顶的过程里自由落体…… 无限循环后,星星开始考虑有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我锲而不舍的继续蹦Q,杀手已经无聊得据说在数自己的眉毛。一个小时后,他们俩在屋顶聊完了篮球的各种专业术语,话题开始偏向岛国美女的时候,我手一抖鬼使神差的跳上了屋顶。那种迸发的成就感啊~(可惜随着诛仙的改版,这种排除万难后终于成功的快乐后来的玩家都体会不到了。)当我站到他们中间开始接受他们各种虚伪的膜拜的时候,我看到义庄里出现了第四个生物:一个叫那雪琪的青云妹子。

尊龙用现金三个都不说话了,安静的站在义庄牌子的屋顶上看那妹子在下面各种蹦Q各种摔。然后我严肃的在队伍里说:“我终于体会到刚才我带给你们俩的那种快感了,你们得买单,每人1金吧~”

杀手:“徒弟,为师为你的奸商腹黑品质倍感无力”

星宇:“好的”

杀手黑线:“这都好?你丫脑子进水了!”

然后我看到了星星发来的交易申请,然后我快乐的在队伍里发话:“师父,你看星星都付款了,你可不能输给外人啊”

星宇:“外人?!”

杀手:“外人?啊哈哈哈,乖徒弟,来,交易!”

星宇对你说:“外人?”

你对星宇说:“不然还能是内人啊?”

星宇对你说:“额,好吧,确实,我不是你内人,你才是内人”

你对星宇说:“……”

又有点小脸红了,为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跳下了屋顶,开始跟那美女打招呼,同时在队伍里说:“尊龙用现金把这美女忽悠过来咱们家族吧,免得我一人老被你们俩欺负”

杀手:“尊龙用现金俩被你欺负吧?”

我开始无视他们俩,认真勾搭这个妹子,十分钟后尊龙用现金家族壮大了,成了四人家族!杀手在队伍里说:“女人的友情来得真他们快,嘴巴说说就变姐妹了”

星宇:“不然还能像咱们先打一架?”

月芽:“你们打架认识的?谁输谁赢?”

星宇:“……”

杀手:“(小老虎封嘴的表情)”

五、

有了雪琪的加入让杀手那号称无视一切雌性生物的豹子,身上也多了一抹清丽的身影。经过一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家庭大会,四名家族成员彼此间都有了个比较深入的了解:大家都是大二大三的学生,分属天南海北的四个城市,但所幸各所大学基本的作息时间还是比较一致的,所以尊龙用现金把家族活动的时间定在了晚上八点。也给家族制定了一个族规――没有族规,无拘无束,开心游戏!

有一天早上只有两节课,上了游戏发现他们集体不在,于是百无聊赖的我跑了跑任务,然后看到世界有人在吵架,就兴致勃勃的边扯开两条小短腿跑任务边看八卦。突然一条红字系统消息闪现出来,额,文字写法不记得了,但玩过诛仙的应该都很熟悉,就是通知你中奖了,奖品是一匹云马,请点开某某网址去领奖云云。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居然那么幸运?简直就是求仁得仁啊,我最爱的小白马呀~~~满心欢喜只想跟人分享,可惜游戏好友都是黑黑的头像,宿舍里他们仨也都有课不在,于是就点开了那个网址去领奖,生怕去晚了小白马就送完了。看到这里估计大家都猜到过程和结果了:按照提示输入账号,密码,哪个区,ID号,然后我游戏被踢下线了,再上线的时候已经在河阳马夫那儿。奇葩的那个系统提示还给我留言:“妹妹送你的马找马夫领取”。而我白痴的是到那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被盗号了,只觉得系统还会叫人妹妹,好可爱啊。还傻乎乎的跟马夫对话,指望着系统送的小白马!马夫当然无视我了,于是我决定等他们上来再问他们怎么做这个任务。

中午吃完饭再上线的时候,三只都在了。于是我在家族里把早上的遭遇说了一遍。

星宇:。。

杀手:。。

雪琪:小月,我怎么听着像盗号的呢?

月芽:“盗号?什么盗号?”

星宇:“你看看你的包里,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

月芽:“没少啊”

星宇:“。。。”

就在大家都一片茫然的时候

杀手:“难道是我徒弟穷得连盗号的都不忍心下手?”

雪琪:“这也太扯了吧?”

星宇:“小月,你包里的钱也没少吗?”

然后我点开包裹,看到0J0Y0T。

月芽:“全显示的是0,为什么呀?”

雪琪:“可怜的小月,你被盗号了”

杀手:“徒弟,凡是发你中奖了的都是骗子,懂不?”

月芽:“可那是系统消息发给我的啊!”

杀手:“那个系统消息就是骗子,是玩家取的系统消息名字!”

我还是没从杀手说的绕口令里明白过来,但也意识到自己是切切实实的被骗了,玩游戏这么长时间以来辛辛苦苦积攒的40多J被骗没了。突然觉得很难过,这只是40多J,可却是我在游戏里辛辛苦苦打拼杀了多少怪赚来的啊,为了节约花销,每次打怪的时候我都不舍得多喝一瓶血,所以每次一打怪就认真的盯着怪物的血条和自己的血条,能坚持多一秒就决不浪费一瓶血,打完怪运气补好血再接着打。每一点掉落的物品都会认真捡起来,然后回城卖给裁缝……就这么一点一滴的积累只是为了买一匹马夫那儿卖,的100j的小黄马来代步。这40J不仅是游戏以来的物质成果,更可算得上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自己赚到的钱(虽然是虚拟的),心里空落落的难过着,那种低落的心情无可言说,只沉默的消化着自己的情绪。回头拽过来看小说的柔柔抱着干嚎了几声呜呜我被盗号了。回到电脑前,看到星星发过来的消息:

当时沉浸在痛苦被骗现实里的我麻木的上了qq,照着星星教的一步步修改了密码。再次上线的时候,就看到星星杀手和雪琪都站在我面前,一小圈的围在了马夫身边,然后面前显示出一排交易信息:星宇申请和你交易,是否接受;杀手申请和你交易,是否接受;雪琪申请和你交易,是否接受。点开发在最上面的星星的交易框,看到他交易过来100J,同时看到一行小粉字――星宇对你说:“月儿没事,明天我就能到75级带你去 修罗鸟,那个经验银子都很多,两天就赚回来了,先拿这个当坐飞机的路费。” 我点了拒绝;然后是杀手的交易框,50J,杀手对你说:“徒儿不难过了,那盗号的全家死光光” !;雪琪对你说:“小月月,我身上只有30J,咱俩一人一半,你别嫌少啊” 。意识到被骗以来我只是觉得难过失落,可在看到他们的交易框和对话的时候,我坐在电脑面前哭了,真的哭了,我对着电脑泪流满面!一个个的点了拒绝,然后我在家族里发了一串可爱的小老虎小脸,当时的我觉得只有这个表情是能表达出甜甜的笑的感觉的。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csdqrhhy.com/a/22438.html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